下沉K12公立校,人工智能独角兽布局教育
栏目:行业动态 发布时间:2019-06-13 09:03
作者|芥末堆 知风 编辑|芥末堆 吉吉作为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独角兽,商汤科技也讲起了它的教育故事。 5月15日,商汤在其召开的2019人工智能峰会上,一口气.........

作者|芥末堆 知风

编辑|芥末堆 吉吉

作为全球估值最高的人工智能独角兽,商汤科技也讲起了它的教育故事。

5月15日,商汤在其召开的2019人工智能峰会上,一口气发布11款产品,覆盖智慧城市、健康、零售、教育及AR五大领域。教育方面的新品包括教材、实验平台、教育机器人等,覆盖小初高12学年。

据商汤科技教育事业部总经理戴娟介绍,商汤要提供 一整套人工智能教育解决方案。

虽是少数,但商汤并非是布局人工智能基础教育的独一家。实际上,AI+教育从提出至今,早已被一众教育科技公司盯上:无论是 真AI ,还是 假AI ;是 用AI ,还是 学AI 。

作为备受瞩目的企业,商汤要怎么走好它的AI+教育之路?发展至今,AI+教育踩过了哪些坑,又将留下什么?

To G为主的K12阶段AI教育,并未成主流

商汤本身是有教育情怀的。 戴娟说。她的老师汤晓鸥、师兄林达华,均是香港中文大学教授。 商汤整个体系大多是从学者的身份出来,我以前也是做学术出身。

由于团队的基因,商汤做AI教育显得顺理成章。商汤教育于2017年下半年提出,到2019年,成立为独立的教育事业部。

商汤教育事业部的投入目前靠其他业务支撑。 在内部,我觉得教育团队得到的支持是最大的, 戴娟告诉芥末堆, 它不是一个纯投入、纯付出、没有收获的市常

商汤的教育线主要分为两块,一是中小学AI教育,二是AI赋能教育。

商汤的AI教育方案

教材是整套中小学AI教育方案的核心。去年4月,商汤推出汤晓鸥主编的高中版人工智能教材;一年后,再推出初中版AI教材《人工智能入门》;汤晓鸥在演讲中提及,小学版教材也在酝酿之中。

据商汤科技教育事业部联席总经理尚海龙介绍,商汤在打磨小初中AI课程时做了 降维处理 。原来高中学习的算法,变成直接调用;小学AI课程,则通过Scratch式的图形化编程实现。

商汤还发布了两款无人驾驶小车作为配套教学硬件:适用于高中生的SenseRover Pro以及适用于小学生的SenseRover Mini。而适用于初中生的SenseStorm乐高机器人,也已开始内测。

SenseRover Pro

从新发布的几款教育产品可以看出,商汤正试图将其AI基础教育内容变得更为细分,形成链条。

商汤做教育的逻辑是,通过教材解决 如何教 ,通过教师培训解决 谁来教 ,通过SenseStudy AI实验平台、实验室和机器人解决 如何学 ,通过AI交流展示活动解决 如何评价 。

虽然各环节仍有完善空间,但至少,商汤是少数提及 AI教育产业链 的公司,这也让其在to G合作上获得一定的先发优势。

企业入局K12阶段的人工智能基础教育,主要是提供配套教学产品和课程。除了商汤科技外,微软、百度教育、科大讯飞等均有做出部分尝试。 在K12场景里面,还没有人定义一个标准。 尚海龙说。

我们现在是走to G为主,就是给教育局、给学校提供一套完整的解决方案,由他们配置到学校里去。 在尚海龙看来,这是快速推开其AI基础教育的必然选择。据悉,商汤已与山东、山西等多省开展合作,计划在今年谈下近千所合作校。

商汤的AI赋能教育同样是对校业务,主要提供智慧校园解决方案。智慧校园是AI能够较为成熟地应用的场景之一,入局者也更多,包括旷视、腾讯、讯飞等。

在to C层面,利用AI技术赋能教学练测评各个环节,早已屡见不鲜。但如同英语流利说褪色的AI老师光环般,主流的AI+教育应用场景,没有达到几年前的预期。

AI教育业务仍在投入期,但AI公司有融资背书

在商言情怀,在商也要言商。商汤想要构建一条AI教育产业链,不过当前,押注人工智能基础教育,很难带来太多商业回报。

商汤教育现在是投入阶段,我们甚至没有设一个盈利的时间计划表。 尚海龙说。

商汤是目前人工智能领域估值最高的独角兽:去年5月,在完成6.2亿美元的C轮投资后,商汤的估值达到了45亿美元。做教育这一长线投资,在现阶段似乎仍有充足的弹药。

商汤科技融资历程

对商汤而言,to G为主的中小学AI教育,更像是未来的生意。 和教育局、学校签合作的时候,我们的服务及软硬件,包括还有一部分教材需要收费。随着量的增多、服务学校的增多、地区教育局的增多,我们相信它的边际效益会逐步体现出来。 尚海龙说。

芥末堆了解到,除商汤外,意图布局人工智能基础教育公司也在增多。不过,经费缺乏常是它们不得不面对的窘境。

许多公司真正的投入都没开始,因为投入产出比是非常不对等的。 京东教育孟延豹曾告诉芥末堆,不仅如此,政府采购流程的复杂性,也让to G合作无法迅速铺开。

好在AI公司并不缺钱。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人工智能领域共获融资1311亿元,融资轮次在C轮及C轮以上的企业占比较大。就在5月8日,商汤科技的主要竞争对手旷视科技宣布完成D轮7.5亿美元融资。

商汤曾在C+轮融资时称,2017年公司已实现全面盈利。不过,关于 商汤烧钱 的质疑并没有消散。全面布局中小学AI基础教育,也让商汤看起来像是少数派。教育这块业务,能否成为商汤以及后来者未来的盈利点?

押注 AI+教育 ,不仅仅需要红利

汤晓鸥在5月15日的峰会演讲中表示,自己几年前就认为人工智能已经 过火 ,但直到今天,它依然热度不减。对于国内高校纷纷开设人工智能专业的现状,汤晓鸥甚至担忧,这批学生几年后 能否找到工作。

人工智能不是一个行业,人工智能+才是。 尚海龙说。商汤希望成为一家提供底层智能工具的公司,而其做AI基础教育,看起来也有着相似的逻辑。

在戴娟看来, 商汤做人工智能教育最大的优势,就在于我们能把18个行业实际的人工智能落地和赋能技术、应用,转换成课程,然后教给学生。

无疑,2017年国家推动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政策红利,让AI这把火烧到了现在。但对于想做AI+教育的公司来说,这还远远不够。AI+教育公司所推的产品、课程,能否真正落地到广大一线学校,被校长、老师所接受,还需要一段漫长的磨合过程。

上海市西中学是引入商汤AI课程的首所学校。市西中学钱晋老师告诉芥末堆, 我们主要以商汤为技术骨干,同时结合学校自身的特色,比如无人机、机器人等。 学校以选修课的形式开班,有十几名参加这也意味着,AI课程并非是大规模开展。

究其根本,人工智能在如今并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 我们开展的有些教育,它里头有人工智能的影子或者要素,但是我们从来没有说搞一门课或者是搞一个项目,就叫人工智能。 清华附中校长王殿军说。

时间、精力、开销等各个因素,都让中小学开展AI基础教育并不容易。不过人的目光是向前看的,王殿军表示, 只要你稍微有点资源平台,把这事交给学生,他会做的让你出乎意料。

对处于AI第一梯队的商汤而言,教育算不上成熟的业务,但想象的空间仍在。这对其他AI+教育公司来说亦是如此。

大概率看来,未来几年国家支持人工智能发展的政策不会改变根据国务院发布的规划,2020年、2025年、2030年都将是AI产业发展的节点。在每个节点到来前,能否打造出真正支持教育发展的AI产品,考验着AI+教育能否继续活下去,火下去。